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欢迎来到 · 印象中国
文化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时间:2016-03-29来源:曾智苗
滇剧是云南省的汉族戏曲剧种之一。2008年6月7日,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本组滇剧探访图文,由曾智苗(云南大学滇池学院广播电视学大三学生,微博@m_苍耳),近期……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滇剧是云南省的汉族戏曲剧种之一。2008年6月7日,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本组滇剧探访图文,由曾智苗(云南大学滇池学院广播电视学大三学生,微博@m_苍耳),近期纪实拍摄于云南昆明纂新农贸市场三楼的“昆明滇剧花灯团”,@中国民间评论员 头条号,独家发布。 多年来,岁月留给她们的是满脸用粉底已经无法遮盖的皱纹,但是却没能抹灭她们内心对滇剧的执着与热爱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滇剧是云南省的汉族戏曲剧种之一。丝弦(源于较早的秦腔)、襄阳(源于汉调襄河派)、胡琴(源于徽调)等声腔于明末至清乾隆年间先后传入云南而逐渐发展形成的,流行于云南九十多个县市的广大地区和四川、贵州的部分地区。描眉,画唇,不同的角色自然要不同的妆容。戏里戏外,都是人生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,默默承担着家庭的责任与担当的同时,坚持着对滇剧的热爱,虽然在这里的工资只够买一碗米线,但是二十多年来,他从未放弃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他是导演,也是演员。在这个剧团里,他倾注了自己所有对滇剧的热爱,也是他的坚持,感染着他的徒弟,与他一同坚守在这里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他们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,每天下午一点半左右,他们就会聚集在这里,等待着演员开腔,然后静静的听上一段,似乎这样一天的生活才完整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“演出结束了,要用温水洗脸,用香皂洗,不然洗不干净。”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卸去妆容的他们,依然要继续各自的生活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等待上场的演员,这么多年的出演经验,对于他们来说,不需要剧本一样可以出场,剧本就在他们心中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就是这样的桌椅,还留着岁月的痕迹,那些老观众,很多都有自己固定的座位,今天谁没来,团长看看哪里空着就知道了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岁月不饶人,他们在老去,这二十多年来,总是有人在某一天,或者在他们身边,或者在离别以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“我们小,你们小,我们老,你们老,谢谢你们,一直的陪伴。”他们在台上执着地唱了二十多年,他们在台下执着地听了二十多年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简陋的陈设,它们见证了这二十多年来在这里发生的一切,还有光阴的痕迹。不过,现在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,已经换了崭新的桌椅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在这里,年龄不是问题,台上台下,我们都是姐妹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他们来自昆明的各个地方,但彼此已经相当熟悉,不需要提前约定,每天下午,他们一定会在这里相聚,一起听听戏,唠唠家常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准备工作已经做好,等待着服装师准备好服装,就可以上场了,但是对滇剧未来的传承,还是让他难免有些焦虑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她是这里最年轻的演员了,抱着对滇剧的喜爱,她来到这里,没想到,这一来就没想离开过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“有时候演员不够,我们都会唱反串的,观众都看得懂的。”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师徒二人齐上阵,不用排练,不用对戏,多年来的默契,让整场演出,显得更加自然与真实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“我们是很愿意教年轻人唱戏的,就怕你们不感兴趣啊。”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唢呐,古筝,胡琴,一个人可能要会很多种乐器的演奏,哪一段戏,要配什么音乐,不用导演交代,演员一出场就知道了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爷爷以前也是唱戏的,但是我没机会听过;小时候爷爷给我化过妆,却没有一点儿记忆,那天,我(本文作者,曾智苗,云南大学滇池学院广播电视学大三学生,微博@m_苍耳)特意让高团长给我化了妆,让普师傅带我跑龙套,只是在上场前,普师傅教了我动作,台词只有两个字“遵命”,会有一些紧张,害怕自己演砸了,但是在台上那几分钟,看着面前的普师傅,想到年轻时的爷爷,突然觉得那一刻,自己离爷爷更近了。

每天工资不够买一碗米线,他们却传承滇剧二十年不息

  凡士林打底,油彩上妆,老一辈用的还是最传统的“化妆品”。本文作者(曾智苗,云南大学滇池学院广播电视学大三学生)

(编辑:文硕)

友情链接